热门
新番

一起动漫 > 妖精的尾巴 > 文章 > 分析 >

格雷露西短篇同人文:礼物

时间:2015-01-30 来源:灰露吧 作者:熊猫在飞翔

Chapter.1

露西回来时已是深夜。

她轻手轻脚地推开门,悄悄地探出头张望,屋里漆黑一片,并无声响。她又想到以前,自己每到这时就会放松警惕,然后就会被那些无聊的家伙吓个措手不及。可是又等待了半分钟,依旧没有任何动静。

露西叹了口气,踏进屋,坚硬的皮鞋跟在地板上磕出清脆的响声,在空荡荡的偌大的空间里回荡,愈发冷清。轻轻按下吊灯开关,她趿着拖鞋去开窗。夜风习习,令她疲惫的身子多少感到一些凉爽,照例地撕下日历的一页,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跳了出来,吓了她一跳。

————“露西的生日”,瞪了老半天,她才勉强看清楚上面写得是什么。下面的署名是一只喷着火焰或者便便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。这时她想起了,几个月前,那时还是炎热的夏,跟某个笨蛋的名字一样。

他们出了一个一周的任务,回来时已是疲惫不堪。不用说酬金有多少,单是同队的几个家伙——哦,当然“不算”艾露莎小姐——所破坏的,就达报酬的60%,最后当然没剩下多少,连一个人的房租都不够交。这令露西苦不堪言。

然而她的同伴们照例“友好”地来到了露西的家中。夏和哈比大口大口地吃着自己刚刚买回来的食物,那两个家伙吞咽食物的速度让露西不得不怀疑他们到底嚼过没有;艾露莎一进门就冲进了浴室,更是毫不怜惜地扯过自己刚采购的限量版魔法香型沐浴乳;还有灰,照例裸着上身毫不介意地踱来踱去,更是为这间房屋增添了一道“亮丽”的风景线————

这一切,已经足够令她疯狂了。

正当露西欲哭无泪时,一个莫名其妙的问话在一片混乱中响起:“露西,你的生日……在什么时候?”犹豫不决地,语调在中途沉寂下去,却又倏地提了上来,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。

露西浑身一震,惊讶地抬起头。声音的来源是灰,她所熟悉的低沉与略微的嘶哑。他靠在窗前,额前的碎发在阳光下闪着光。却狠狠地垂着头,看不清表情,面颊上一片阴暗,像是刻意掩饰着什么。

莫名的,一阵燥热漫上了她的脸颊;灰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动作。尽管周围是那么吵闹,但是她还是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————砰、砰、砰,里面夹杂着些许的不安与疑虑。

她刻意地做漫不经心的样子,道出了自己的生日。还有两三月就要到了,说起来,因为繁忙的工作,自己几乎忘记了那个儿时自己最重要的纪念日。

每到那时,母亲会为自己亲手烹饪一个小小的蛋糕,那么的小,在那时的露西看来却像珍宝一般。上面白色的奶油吃起来像一朵云般轻盈;点缀着的樱桃是那么晶莹。母亲会一脸爱怜温柔地笑着,轻轻地抚着自己的头,说:“小露西又张大一岁了呢。”

即使过去多年仍记忆犹新。

灰闷闷地说了一声:“不远了。”就再无多言。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。

刚刚还在闷头忙着吃东西的夏很合时宜地跳起来,顺手捡过一支笔,冲到日历前就翻起来,翻到那一天,未等露西提出任何异议就潇洒地写下了几个字,顺便在下面画了一个卡通的头像。

“哈比,我画的火龙帅不帅!”

“嗳!嗝!”哈比打完牙祭,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。

那个缺根筋的家伙转过头来,龇着虎牙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:“露西!这样你就不会忘了!”

露西汗颜,不再说些什么,目光猛然掠过茶几上的包装袋。

“夏还有哈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我的零食都被你们吃光了!!!!!”露西爆发了,吼声响彻整栋楼。

“凶残的露西嗳!”

“没错!露西又坏掉了……”

“说什么啊你们两个!”

女王围着浴袍从浴室优雅地走了出来,无可奈何地看着三个人(?)在屋子里追打着。但是————“灰?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我都拿他们没办法了,唉。”灰故作冷静地摇摇头,一副头痛的样子。

在与夏扭打中的露西迅速地吼了灰一声:“装什么啊!快穿上衣服啊!”语毕又麻利敲了夏的头,似乎是忘记了刚刚的事情。

“哦!什么时候脱下的!”灰扫了一眼自己,十分意外地大叫。

敏锐的艾露莎却捕捉到了一丝气息————不同寻常的气息,就存在与灰与露西之间。毕竟妖精女王也不是白叫的。

露西回过头来看灰,又暗自转过头去。

自己的生日……就在明天。脑海里又浮现出灰那时的神情,灰会有什么动静吗?露西像是自嘲般地摇摇头,走进了浴室。

脱去衣服,也褪去一天的疲乏,一片水汽迷蒙中,露西埋下头,让自己沉浸在水中。水温带来的暖意包裹住全身,困倦袭来,大脑无比的昏沉。就这样一直下去就好了……露西喟叹。猛然间,露西一惊,狠狠地搓了一把脸,望着窗外浓重的夜色。一阵恐惧的酥麻感电流般传遍全身。如果没看错的话,刚刚窗外有一道黑影掠过!

是谁?!她暗暗想着,盯着窗外,却再无异样。但她再不能放松了,绷紧了神经。

擦净身体,换好睡衣,她将自己掷到床上,全身陷入柔软的床垫中。

“噗!不会是来偷窥的吧!变态!”露西对于刚刚的一切仍不能平静,脑中不知怎地冒出这样一个想法,她下意识地紧紧抓住被子,但“变态”二字又令她想起了某一个人……真是糟透了,露西重重敲着脑门,强迫自己不再被纷杂的思想所扰。但灰的面孔仍不时地浮现。

带着这样的意识,对明天的种种揣测,她沉沉睡去。